这些案例当中,很多当事人都称自己被注册了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公司。广西的莫先生称自己被冒名注册了130多家公司,即便每次起诉都能胜诉,按照每个官司三个月来计算,也要花上十几、二十年。

强监管的背后是刘士余承受着来自上下的巨大压力,顶着压力“去沉疴”是需要勇气和担当的。